一如这场肆虐在七月的沫雨

发布日期: 2020-02-02 02:48:02 浏览次数: 6 作者:

茂林深处潮一湿的枝叶和飘浮的心绪――点不燃温暖睡梦的火。走进这个多雨夏季的心情,森林的一精一灵们。我吻着你们舞蹈过的厚厚草甸;我是陌生者,我的明亮快乐在你们喜悦的歌唱里灰暗而苍白。虔诚而卑微地孑孓。

又诚实地鄙视着自己的低俗无聊。

我钦羡你们自一由地表达生命的曼一妙,如果你们知晓我何去何从;请给我的无路可走标点方向――一滴露珠或是一片已经枯黄的小叶,你对我的。

你微笑里的失忆说明了什么?

你无从知道:一如这场肆虐在七月的沫雨,为什么我一直不申辩?因为同类难得相知。误解却如抬头望见星空一样容易――那些很小却大过我们脚下欲一望的星体。我企图躲避言不由衷的。

是追逐的困顿,还是担心谢幕后无法遮羞的暗淡;我的舞步准备得仓促;我不愿用低调的独舞表演。

它没有声响。

就象我在无梦的梦境里;

我从来不敢靠近高贵。我试图解读自己;刚开口就已收回,我拒绝还有下一次的懊悔?一切都注定;却再也不想看到那些重复的表演;注定我只能做一个忧伤的观众,我的心里总响着一首最美的曲调。它只是交织在理想的光线和。

要闭上双眼用心倾听,

看到少年人曾经执着的心灵里程,月光下的夜,我在平静的河面行走。河面延伸着如歌的今生,我仿佛看见最远处群山的苍茫?人生。

每一种色彩都是你都是我,

我只一爱一你其中一种色彩,

你一爱一我的又是什么?

天空一一霾,看不到一爱一情的彩虹,七色彩虹,如果一爱一情是因为虚幻和遥远才美丽,那你们都拥有了自己的一爱一情,我今天惊悸于它的靓丽,不:

只是缓解自己无助内心的试剂,

却无法在上面小心翼翼地行走,我说它们只是边缘人的梦呓。我这些没有技巧的文字是什么?只是自己给自己猜谜者的游戏,只是一种半真半假的。

你说这是诗,可我还是要告诉你?也不懂自己,我不懂诗,积满轻尘的,是我少年的六弦琴和我已经花白的双鬓,我从歌唱一爱一情开始歌唱未知,我从弹奏梦想开始弹奏生命,欲去。

还有心灵的归宿。

迷失的不只是方向,那是最漫长的跋涉。一路接一路的风景装满记忆,我只想在一个高远却苍凉的山巅等候;我不愿做低头赶路的行者。等候命运的召唤,等候它告诉我,为什么我走到?

现实和理想熟睡于同一簇时光的山林;

非此即彼,

走到这里。昼和夜,谁与谁的呼吸,在天与地的空旷里和谐。人与自然的秩序背道而驰。我们用无知选择了。我在荒野黑暗里盲目行走,没有月光,没有自己的身影紧随,一根木杖一盏灯火,即使看不到它们――形影不离,今生相伴,我也不孤单,每个人都不。

细若游丝。

明明灭灭的灯火在渺远塞漠呼唤我的名字,木杖却要引导我的双足;走向太一一曾经升起的地方,那里有你们需要的肥沃田野和甜蜜硕果,一切都丰厚;我犹豫彷徨得太。

让我在离家最近的地方修养生息;

只为我降临时就听过的那声呼唤。它还在远方,走得越远越是行囊空空,给我一扇山门一间空屋,添一壶清泉,怀几枚。

这个时候;

"家"依然是那盏可望不可及的灯火;

一种希望一种念想;

再次出发。一种和北极星相似的路标。我不知道我将去哪里?我更不知道结果和。

直到我永久停留下来的那个时刻。

直到我人生秋季的最后一片黄叶飘落眼前,我从天空这面镜子里,封冻了我对生与死的最后厌倦。疲惫好象没有目的的。

相关热词:

上一篇:
下一篇:
相关内容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