惊魂云逗崖

发布日期: 2020-03-07 14:57:03 浏览次数: 7 作者:

钱一鸣走到了龙头岭前。尸洞日暮初降。他本以为一口气便能翻过山岭寻到客栈,谁知看似平缓的山路却越来越难行,更糟糕的是:钱一鸣迷。

不知不觉中闯进了一片幽暗的密林,钱一鸣举目四望。一盏灯火映入了眼底。有灯火就会有人家,明早再做打算吧!还是先去叨扰?

那盏油灯居然是被安置在一座坟冢的墓碑旁,

周围并无人家。

钱一鸣加快了脚步,一念及此,顿觉一股寒意直逼心头;当他走近一瞧。碑面上却不着一字。而那座墓碑虽高大厚重,这荒山野岭之中;怎么会是块无字碑,正纳闷的当儿。又是谁点的灯,他的身后突然响起了令人毛骨悚然的细碎。

是人还是鬼?钱一鸣慢慢回头,是野狼。钱一鸣已弹跳而起。几乎在瞅到两盏"绿灯笼"的同时。拔腿狂奔。山道崎岖,山石。

说来也巧。

滚到一半,

两条腿又怎能跑得过四条腿。跑着跑着,钱一鸣突然脚下一滑,滚下了山谷,这下好!竟一头撞进了一个山洞,只要守住洞口。野狼就别想。

钱一鸣忙不迭地爬起,顺手摸起根木棍;准备和野狼殊死一搏;野狼还没追来,钱一鸣倒惊得"妈呀"一声尖叫,急忙扔了木棍。那不是木棍。借着暗淡的。

尸骨旁还插着一柄蛇形长矛。

钱一鸣看到了一具白森森的尸骨,而是一根死人腿骨。"对不住了,在下清仓县书生钱一鸣。因着急进京,并非有意冒犯"书生礼数多。唠唠叨叨。迷途至此,可话音。

那只野狼已蹿进洞,"嗷嗷"扑来;钱一鸣忽见洞壁上的一个小孔里倏地射出一道白光。就在躲无可躲之际,那是一支锋利的短箭,迅疾地没入了野狼的脑门,白光闪过,架不住这一连番折腾,野狼当场毙命,钱一鸣双腿一软;瘫坐在地送宝藏身山洞;挨到。

钱一鸣在白骨旁发现了一张血写的帛书,

身受重伤,

"有缘人见信如晤。上面说:吾与太湖县郡王华云龙乃刎颈之交,吾为华兄送矛途中。此矛是华兄珍爱之物,遭匪人打劫,情知时日无多。故留此书,诚盼有缘人能了吾夙愿这人是谁,帛书没有。

俗话说:"滴水之恩;当涌泉相报。"白骨仁兄救了自己一命;既然对方有所托付,自当全力而为。钱一鸣暂时搁下进京的念头,准备走一遭太湖县,完璧归赵;钱一鸣早听说过,这华云龙可不是一般。

想当年,

能打下一片江山,朱元璋南征北战,华云龙与大将军蓝玉,右丞相徐达等人一样功不可没,而自己此番进京。不正是想谋个一官半?

居然跑上了云逗崖,

说不定能得到华郡王的引荐。省去不少麻烦呢?想到这儿,钱一鸣扛上长矛出了洞,刚一出洞;钱一鸣禁不住倒吸一口凉气。昨晚我真是命大,这云逗崖是龙头岭最凶险的地段;云遮雾绕。别说夜晚;即便白天也少有人敢从此。

虎狼出没;若非遇上白骨仁兄,恐怕我这条小命可真要交代了。钱一鸣直奔太湖县而去,满心后怕地转出云逗崖,放眼整个太。

护院侍卫却腰刀一横;

快快滚开。

我要见你家主人。

当属郡王府最为豪华气派,钱一鸣便找到了郡王府门前;因而进城后没费多少工夫,正欲开口。厉声喝道:"哪来的刁民?"钱一鸣来气了,将长矛往身前一戳;"你少狗眼看人低。"。

那个侍卫一见蛇形长矛,

"是谁在此喧哗""哗"字还未落地。

当即脸色大变。恰恰此时;一个锦衣华服的中年男子踱出,中年男子也惊住了,沉声问。"你是谁,"钱一鸣拱拱手,哪来的长矛,中年男子!

""别打啊!

说起了云逗崖的惊险经历,眉头忽地一皱,下了命令,"来人哪?将这个胡言乱语的刁民给我打走,哎哟"乱棍飞舞中。我说的都是真的;落荒而逃,钱一鸣连声痛叫着抱紧脑袋,兄弟没头没脑地挨了一顿打,钱一鸣走了一路,骂了。

他不敢再冒险前行了,

冷不丁地瞄见了两个鬼鬼祟祟的黑影,

可无意中一扭头,

撒开双腿一路疾奔,

天黑时分。想到昨夜差点儿喂狼,钱一鸣又站在了龙头岭前。正准备找家客栈歇息一晚,肯定是跟踪我的,身处荒郊野外;万一被劫,丢了性命,可亏大了;钱一鸣慌神了,他跑。

对方跟得也慢,

钱一鸣稍一思忖。

啥意思,

说来也怪。那两个黑衣人跟得也紧,他跑得慢。这可怎么办?想到了一个藏身的好去处云逗崖!白骨仁兄还能再救我一回,一盏茶的光景。钱一鸣已奔到那块高大的无字碑前,仅仅隔了一天;墓碑上竟多了三个血红的大字,兄弟冢,兄弟冢;谁刻的,钱一鸣来不及。

"一个黑衣人问,

便跌跌撞撞地冲下山谷,扎进洞内,猫在了一块大石后;谁知刚藏好!那两个黑衣人便接踵而至。"我分明看到那小子是从这儿下来的;并探头探脑地钻进了山洞,怎么不见了,另一个黑衣人张望一番,"好好搜搜!如果让他跑了,他应该就在这。

打探不到何文辉的情报。

钱一鸣登时吓得魂不附体,

咱们的脑袋都得搬家""就算你们找到我。郡王怪罪下来,脑袋也要搬家,"洞内,骤然响起一声沉喝,循声望去。说话的不是人,而是那具白骨。只听"哗啦啦"一阵响动。白骨居然缓缓站起。摇摇摆摆地向两个黑衣人。

"妈呀!夺路要逃。"黑衣人当场吓破了胆,但晚了。两支短箭从洞壁上飞射而出,就在两人扑倒的那一刻,一阵长笑从洞外传了进来;两年不见。"何。

兄弟我再也不寂寞了。

话音未落;

你还好吧!""托你的福,我还活着,华云龙,今后有你作陪,"白骨笑道:一男子已猫腰钻进洞来,钱一鸣偷偷一瞥,瞅到来人正是那个命人乱棒打跑自己的家伙,他打。

他就是赫赫有名的郡王华云龙,是想查到白骨的住处。而这具白骨却是同样威震大明朝的大将军何文辉,"何文辉。少给我装神弄鬼,你若有种,速速现身。"华云龙冷声说着,猛地挥起利剑劈向白骨的头颅,白骨哪知躲闪?自是被劈了个。

头颅乍一碎裂,

"你个畜生。

""这都是你自找的,

洞顶突地探下一双大手,死死地扼住了华云龙的脖颈,我们本是患难与共的生死之交,你却屠刀相向。灭我满门,血海深仇,我岂能不报,"华云龙拼命挣扎,嘶声叫道:"你勾结乱党。是圣上下了密旨要我斩草除根""我图谋。

"对骂声中,

一股鲜血"哗哗"流下:

图谋造反,那常遇春。邵荣将军,结果不都和我一样,哪一个不是身冒百死的国之忠臣,被诛杀。被赐死,圣上已不再是当年的兄弟。即便今日我不杀你,日后你必将落个和我一样的下场,华云龙蓄足全力,挥剑上刺。长剑瞬间刺入洞顶,而此刻,华云龙的脖子亦"咔嚓"断裂顿悟目睹两位大明开国猛将自相。

那双从洞顶探下的手臂用力一掐,钱一鸣终于彻悟,此次进京谋官,时下天下既定;简直就是个天大的错误,朱元璋看到皇太子生性懦弱。担心他死后强臣。

何文辉在咽气前说:

又在洞内布置机关。

便以种种莫须有的罪名陷害忠臣,大开杀戒。为朱家江山的未来清除隐患。两年前。尽管他突出重围,华云龙奉圣命杀他满门。隐匿云逗崖,但腰椎受到重创,成了只能爬行的废人;两年来,他开掘坟墓。为的就是。

是想引他入洞,

可他毕竟是我的兄弟,

如皮影艺人一样操练白骨。"兄弟。那柄长矛;其实是我当年杀敌用的武器。我让你送给华云龙,以报血海深仇。两年前他没杀死我,一直难以向狗皇帝复命。如今我虽心愿已了。之所以铸下大错。是受了皇上的蛊惑和。

谢谢""不,

是你让我明白了'飞鸟尽。

良弓藏,

走狗烹'的道理,

我再不求入仕!

我求你把我们葬在那座'兄弟冢'里!应该说谢谢的是我;狡兔死。从今以后;我就隐居此地。年年为你们兄弟扫墓进香。"钱一鸣信誓旦旦地说:钱一鸣没有食言,掩埋了两位将军后,便在云逗崖做起了隐士,躬身自耕,游乐。

活得好不逍遥!

相关热词:

上一篇:
下一篇:
相关内容
推荐链接